前沿 资讯 要闻 书画 人物 插画 展览 油画雕塑

大师:诞生于风云际会的时代,大师更需要薪火相传的推送与继承!

2020-05-02 18:18:37      来源:财讯网

04-30 17:32教授、硕士生导师

“大师断档”“呼唤大师”,是当今不少关心中国画发展人士的忧虑和呼声。其实,大师不是靠呼唤出来的,大师的出现是与时代背景、社会环境等因素息息相关的。也就是说,历代文化艺术大师都是在一定的特殊社会环境中产生,都与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相关联,很多时候并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齐白石《和平图》

比如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与活跃于新中国成立前后的齐白石,一位本是皇族后裔、天生贵胄,由于改朝换代命运的安排,成为了一名闻名中外的旷世奇才;而另一位是木匠出身的民间画工,也逢时代变革,幸运地登上了20世纪中国画大师的宝座。他们的身份不同,所处的时代不同,所经历的人生不同,成为绘画大师的道路也不同,而各自艺术作品的格调、精神内涵、审美意蕴更是相异。可以说,不同时势造就了不同的绘画大师。

八大山人:改朝换代由皇孙公子成为一代绘画大师

中国画发展到了明末清初,出现了一位伟大的画家——八大山人。八大山人(1626—1705)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宁献王朱权的九世孙,出生于南昌弋阳王府。八大山人从小的志向并不是当个画家,年少的他有意读书入仕、报效国家,但命运的安排、时势所迫,改变了他的人生。在八大山人19岁时,清军入关,江山易主,由于明宗室的身份,他成为了亡国亡家之人,只能四处躲藏,苟且偷生。后来,南明小王朝也相继覆灭,23岁的他被迫削发为僧。八大山人一生饱尝了生死忧患,阅历了人世变迁,亡国亡家之痛始终萦绕在他的心中。他几十年隐姓埋名,经历着常人不可想象的煎熬,于恐怖、愤懑中生存,性格逐渐分裂,精神几近崩溃,最后几成疯癫。

八大山人《册页》

于是,八大山人将满怀的抑郁悲愤化作了中国绘画的水墨艺术,在精神极度孤独凄苦中尽情挥写。不论是山水还是花鸟,都成了他抒情宣泄的一种精神寄托。八大山人的作品笔墨不多,草草几笔,却写出了内心深处的隐隐苦痛,在中国绘画史上很少见到如此强烈的悲剧意识。他的山水、花鸟画多为残山剩水、老树枯枝,或是鼓腹的鸟、白眼的鱼,或是干枯的池塘、挺立的残荷,或是昂首挺胸的兽类、振翅欲飞的孤鸟。八大山人的创作托物寄情,象征人生,使艺术达到了笔简形具、形神兼备的境界。

再加上那独特的像“哭”字又像“笑”字的“八大山人”落款,更使人联想到他欲哭无泪、欲笑不得的心境。在八大山人创造的怪异夸张的形象背后,既有基于现实的愤懑,又有超越时空的苍茫。他的书、画、诗、跋、号、印,隐晦曲折地表现出对不堪回首的故园山河的“不忘熟处”,使之在出神入化的笔墨中复归。其作品内涵丰富,意蕴莫测,引发人们无穷的想象,也留下无穷的悬疑,甚至他的疯癫也给他的艺术染上了神秘诡异的独特色彩。

可以说,八大山人的作品是将矛盾、悲愤、痛苦的内心世界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典范。他以冷峭沉郁的气格、简朴雄浑的笔墨,开拓了中国写意画前无古人的全新面目,获得了至圣地位。作为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,他的艺术有着跨越时空的力量。其画风远播数百年,影响深远。几百年过去,八大山人这个名字广为世界所认知并推崇。1985年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八大山人为中国十大文化艺术名人之一,并以太空星座命名。苦难是艺术家成长的沃土,至少在八大山人身上是明确的至理。

齐白石:时代变革使民间画工登上绘画大师的宝座

同样是中国画大师,齐白石的人生境遇和艺术风格与八大山人大不相同。齐白石原本是一个木匠,一无文凭,二无社会地位。他在中年之前四处飘荡,到北京后也没有多少人看好他的作品,只有靠给人刻印章度日。那时的齐白石生活艰难,居无定所,只能借住法源寺。可想而知,齐白石起初的艺术生涯是非常艰难的,心境也一定是孤独的。

但到了后来,由于遇到了陈师曾、林风眠、徐悲鸿,齐白石的人生有了大转变,从艰难困苦走向了功成名就。首先,齐白石得到了陈师曾的支持,陈师曾将他的作品与自己的作品一起拿到日本展出。日本人以为能与陈师曾一起展览的,必定是中国的大画家,于是齐白石的作品被销售一空,他挣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继而,齐白石又得到徐悲鸿的举荐,成为了北平大学艺术学院教授,之后还担任了中国文联主席委员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,1953年又被文化部授予“人民美术家”称号。后来,他更是获得了毛主席和郭沫若的赏识,毛主席请他到中南海家中吃饭,郭沫若推荐他为世界和平理事会理事。总之,齐白石是古今中外少有的能占得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的画家。

与八大山人的艺术人生不同,齐白石生于农村、长于农村,绘画作品多饱含淳朴的乡土之情,简单率真。他的作品大多表现农家题材,如花果、鱼鲜等,追求普通大众所喜爱的雅俗共赏的情趣,而没有八大山人那种深沉隐晦的格调,很大程度上符合时代的审美需求。如他的代表作《他日相呼》,就是平民百姓喜闻乐见的题材,表现的是一种普通大众的情趣。正如他自己所说:“绘画贵在有一颗童心。”他将“农民般的朴实,孩童般的天真”的情怀倾注于作品中,所以他的作品通俗易懂,符合普通人的审美口味,也更符合“文艺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”的宗旨,因而流传广泛。

不同的时势成就不同的中国画大师

虽然八大山人和齐白石两位大师都经历过翻天覆地的时代变革,但出身不同、所处的时代不同、人生经历不同,所走的创作道路也不同。虽然他们所创作出来的作品都能独出心裁,形成了自身的个性,但在笔墨艺术形式、情趣境界上却是相异的。作为明朝皇族的后裔,八大山人的处境十分恶劣,正是因为这样的困境和遭遇让他的每一幅作品都表现出挣扎抗争,传达出了冷峻孤独和孤傲苍凉的情愫。

而齐白石的绘画创作的环境相对安逸,他在经历生活的波澜后有了自己的人生积淀和感悟,而且他非常热爱生活,始终怀有一颗观照现实世界的热忱之心,其艺术创作弥漫着浓厚的乡土意趣,抒发了他对于人世间美好光景的渴求和神往,表明了自己最热烈、最真诚的情感,其创作也随着岁月的积淀而越发成熟有内涵。或许从他们的身上我们能够窥见时代变化对绘画变革的影响。

反过来说,大师的出现是与时代背景、社会环境等因素息息相关的。因为一个人的作为、成就,一定离不开他个人的成长和所经受的生活磨砺。如八大山人如果不遭遇改朝换代,他本应该是一位皇孙公子,根本不可能沦落到四处躲藏、苟且偷生的地步。正是因为国亡家亡,他从一个皇孙公子跌落至社会最底层,茫茫天地间竟没有他藏身之处,他才削发为僧;也正是一生悲愤、痛苦、孤独的心境无处言说,只有凭借绘画艺术才能吐露自己的内心世界,而造就了内涵丰富、意蕴莫测,引发欣赏者无穷想象的有着高深精神内涵又有苦难人生格调的艺术。

黄永玉 好壶 镜片 设色纸本

伍延文 蜕变 镜片 设色纸本

八大山人的一生是不幸的,他独立在一个苍茫的时代,因为没有另外可以走的路,只有以含蓄晦涩的书画来寄托悲剧性的人生感悟。假使在人间尚能得到安慰,他的痛苦悲声怎能如此经久不息,他的孤独、哭笑不得的心境又怎能这般穿越时空?正如郑板桥所言:“横涂竖抹千千幅,墨点无多泪点多。”

而齐白石的大师成就过程就完全不同了。他可以说是古今中外美术史中最幸运的一位画家,他的艺术人生恰逢从封建社会到民国,再到新中国成立的变革时代。经过时代变迁的洗礼,人们的世界观得到改变,一些文化官员的思想也同样深受影响,他们毫无私心、全心全意地关心着中国绘画艺术事业的发展。新中国成立后,国家百业待兴,在文化艺术领域,同样需要有一种表现新时代、体现时代新风尚的艺术出现。

如果我们要问齐白石能成为中国画大师的主要因素,是因为时代的变革,又碰到了发掘贤良的画坛伯乐。有了这些人的抬举和这种时代背景的支撑,他不想成为大师都难。齐白石的创作黄金时期,没有经历像八大山人那样的痛苦与孤独,时代带给他的是幸运。齐白石的创作道路、艺术作品也是与八大山人完全不同的。他的作品得到了广大普通民众的喜爱,是人人都能看得懂的艺术,所以他的作品能流传广泛,但他作品的艺术格调与八大山人相比是处在两种不同层面上的。

黄永玉 扇面 册页 (十开) 纸本

伍延文 脸谱 镜片 设色纸本

正如他自己所说:“青藤雪个远凡胎,缶老衰年别有才。我欲九泉牛马走,三家门下转轮来。”就连他自己也意识到与八大相差的距离。齐白石如果在当今,一没有文凭,二没有行政级别,要成为大学教授、成为中国美协主席是绝对不可能的。因此也有人认为,齐白石所获得的艺术地位靠的是搭上了那个时代百业待兴、注重绘画创新、注重发展的顺风车。不然的话,他终老只能是一个民间画匠而已。

正所谓“天下艰难际,时势造英雄”,没有社会关系的根本性变革,大师不容易诞生,即大师往往生活在风云际会的大变革时代,生活在思想激烈碰撞的年代。而且,不同时势造就不一样的大师,特定的历史条件催生不一样的思考者和创新者,大师的内涵被不断加入时代的特有属性。

大师能站在历史的关键节点上,成为推动中国画发展的“关键少数”,那是否意味着,大师正远离我们这个时代呢?需要指出的是,大师固然诞生于风云际会的时代,但是大师更需要薪火相传的推送与继承。

今天,中国正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,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。身处这样一个年代,我们要做的是把大师的精神底蕴转化为创作者的精神内核。与此同时,丰厚我们传承的土壤,多提倡创新、支持创新,让中国画在传承和创新中达到新时代的高度。大师,并非是遥不可及的。文/钟章法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相关阅读

网友评论

今日推荐
精选图文
48小时频道点击排行
Copyright @ 2008-2017 www.chinameishu.cn All Rights Reserved 书画时报 版权所有 联系网站:shsb@sina1.com.cn